您的位置:

首页> 淫妻交换> 【家乡行】【作者:不详】

【家乡行】【作者:不详】 - 【家乡行】【作者:不详】

本帖最后由 东嫖西赌 于 2009-5-27 08:53 编辑

(1)回乡

  岳高山将近十年没回家乡了。这里是生他养他的地方,他一直强烈的思念着这个地方。

  这次突然回来,是应中学老师的约请,来参加同学聚会的。他倒想看看当年那些同学都混成什幺样子。

  回来之前,他跟二位好友取得联系,他们表示到时一定要来接他。

  那天,他跟女伴一下车,等了半天,也没有见到他们。正不知所措时,一辆桑塔那轿车停在跟前。

  车门一开,下来两名男子,齐声叫道:“高山,想死我们了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  高山仔细一看,正是自己的同学吴大海、顾长江。

  在学生时代,这两人跟他关系不错。经常称兄道弟的,常在一起厮混。只是近年没什幺联系,但高山时不时的想起他们,顺便也想起他们的妻子。一想到她们,他的心里酸酸的,苦苦的,仿佛自己就是世上最可怜的男人。

  高山忙走过去,跟他们握手,彼此都重重地摇着胳膊,一脸的激动,都望着对方,想看岁月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什幺痕迹来。

  多年不见,自然面貌有变。学生时代时,三人都是清瘦的,现如今呢,吴大海成个胖子,脸胖得圆圆的,有了啤酒肚。顾长江也胖了一些,鼻子上架了副白眼镜,还有点秃顶。岳高山自己还是个瘦子,只是脸上多了份成熟与沧桑。

  彼此一打量,都笑了起来。高山瞅瞅二人,说道:“看得出来,你们都挺幸福的。”

  吴大海撇撇嘴,苦笑道:“你可别逗了,我都变啥样了?谁还能相信我以前还是美男子呢?”

  顾长江也连连摇头,道:“岁月不饶人呀,我觉得自己都老了。还是你行,高山,还是那幺帅气。”顾长江冷静的声音中带着感慨与艳羡。

  二人都直着眼睛瞅着高山,都在纳闷,为什幺人家还是那幺年青与健美呢?

  高山冲他们笑笑,说道:“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位新朋友。”说着,将女伴招了过来。

  二人早注意到高山身后有个女伴,只是刚才光忙着跟高山打招呼了。

  “他们是我的好朋友,学生时代的铁哥们,大名是吴大海、顾长江。”

  “这位是我的女朋友何小绿。”

  小绿叫道:“吴大哥,顾大哥,你们好。我初来宝地,请多多关照。”

  小绿分别跟二人握手,一脸的微笑。

  二人一打量小绿,都心里一荡。这姑娘好漂亮呀,相比之下,自己老婆都被比下去了,简直是青菜萝卜。

  这何小绿大约二十三四岁,生得如花似玉。那两只圆溜溜眼珠一转,明光闪闪,特别勾人。她笑起来时,甜如蜜,纯如泉,那股的青春气象风一样,几乎能将人吹倒。她的优点还不止这些,她还有一副天生的模特身材,举手投足,都给人一种美感。

  今天,她穿一条白色的半透明的套裙,那露在外边的细腰长腿,令二位朋友差点要流出口水。

  毕竟顾长江要冷静些,见吴大海看直了眼,握着何小绿的手不放,还直咽唾沫,忙用手捅捅他的腰,吴大海这才象梦醒一般,干笑了几声,说道:“真是不得了,我以为见到电影明星了呢,真是太漂亮了。”

  放开美人的手,看岳高山时,高山只是微微一笑,脸上颇有几分骄傲。二人当然明白其中的原因,都不禁想到,这小子带这幺漂亮的女友来是什幺意思?不用说,是向我们两人示威来了。想将我们的老婆压下去,嗯,这个目的达到了。也别说,这妞长得是够靓的,看来,这小子这些年混得不错。

  吴大海笑道:“高山兄弟,小绿妹子,请先上车吧,住的地方我都给你们找好了。”

  高山很感动,说道:“两位大哥,你们想得太周到了。”也不再客气,放好皮箱,跟小绿钻进轿车。

  在车上,三位老友交谈起来。

  在交谈中,高山知道老友近年的情况。吴大海现在是个小老板,开了好几家店铺。顾长江混到某机关里,现升到副处长了。

  高山对朋友夸奖一番,然后说自己在南方开一家玩具公司,生意还凑合,勉强度日。听得说得可怜,那两人都摇头不信,都不住地叫高山为高大老板。

  在谈话中,高山也免不了问到二人的老婆。吴大海说杨丹在跟自己一块干事业,打理生意。顾长江说柳青还当小学老师呢,每天都跟孩子打交道。说到自己老婆,二位都兴致不高。当初的热乎劲儿都蒸发了。

  高山故意跟小绿发感慨说:“你不知道呀,那杨丹跟柳青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,可比你长得漂亮多了。这两位老兄都比我强,一人一朵,艳福无边呀。”听得小绿吃吃直笑。

  这话听得顾长江直皱眉,他没有说话。

  吴大海忍不住了,说道:“我说高山兄弟,你可别提这事了,什幺校花呀,都是老掉牙的历史了。跟你们小绿一比,她们呀唉……”心说,她们早成老太婆了。女人嘛,青春一走,就跟花失去水分似的,越来越无光。

  长江心里不爽,猛踩一脚油门,那车便突然加快,一阵风般向前边驶去。

  很快到了一家宾馆。将皮箱搬到订好的房间。这里宽敞明亮,窗明几净,室内的装璜都不错。几个人坐下,闲扯了一阵儿。无非是同学、老师等人的近况。

  稍后,顾长江先站起来,见吴大海还盯着小绿不放,便有意咳嗽几声,吴大海警觉,也笑着站起来。二人向高山告辞,让他们今天好好休息,说明天他们两对夫妇做东,要在“九洲大酒家”宴请高山跟小绿。到时一定要让两位吃好,喝好,玩好。

  高山再度感谢,跟小绿直送到楼下。

  临走时,顾吴两位认真地看了一眼小绿。

  不同的是,吴大海的目光是火热的,贪婪的,顾长江的是冷静的,迷茫的。小绿只是笑着接受,高山呢,装作没看见。

  二人重回房间,关好门后,小绿勾住高山的脖子,笑眯眯地说:“你那两位朋友好象有点色呀。”

  高山的手伸入裙子,在她的屁股上抚摸着,嘿嘿笑道:“你不正喜欢别的男人注意你吗?那样能看出你的女人魅力呀。”

  小绿瞅着高山的眼睛,说道:“你吃醋了吗?瞧你那小气样儿。不过,我好喜欢你这样子。”

  说到这里,小绿“啊”地一声叫,目光变得迷离起来。原来高山的手已按在小绿的隐秘部位上。那里是柔软的,也是敏感的。

  隔着内裤,高山连抠带揉的没几下,小绿就发出甜美的呻吟,身子酥软,象瘫了一般。那干净的内裤上,出现一片湿迹,将高山的手弄得粘乎乎的。

  小绿扭动娇躯,不顾羞耻地说:“操我,操我吧,现在就操我吧。”

  高山的手指继续逗弄着小穴,嘴上说:“那就快点求我,我最喜欢听女人求我了。你要说得骚一点。”

  小绿没法子,娇声道:“我求你操我,用你的大鸡巴,狠狠地操我,操我的小骚屄。”

  听到这种骚话,高山精神大振,将小绿推到床前,弯腰卷起裙子,扯下她的内裤,那两个小洞都被透明的淫水浸满了,卷曲的阴毛闪着亮光,有说不出的淫糜。

  高山激动极了,呼吸急促,他掏出自己已胀得跟棒槌一样的家伙,“滋”的一声给插了进去,显得很粗暴,他的脸上也有了狰狞之相,跟平时的随和、亲切判若两人。这时候的他,象一只下山猛虎,想撕碎一切。[ 此帖被jyron在2015-12-15 23:19重新编辑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