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现代激情> 欲望偷情

欲望偷情 - 欲望偷情



  圆圆盘着脚坐在沙发上,电脑放在腿上,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做PPT ,她抬头
看了看不远处的座钟,大声喊道:「亲爱的,你动作快点,马上六点了,和雨绮
约的六点半,别迟到了。」
  阿溪懒懒散散的从书房走出来:「那是你闺蜜又不是我闺蜜,你都不去,我
也懒得去。」
  圆圆把电脑往旁边一放,三两步就跑到阿溪面前,用力一蹦,像个树袋熊一
样挂在他的身上,亲昵的用牙齿轻咬他的鼻尖:「哎呀,亲爱的少爷大人,你就
去嘛……说好了请她吃饭,我实在走不开,要赶明天的文件,你就替我去嘛。」
  阿溪平时在人前的谈吐举止皆很讲体面,但在这个女朋友面前,屡次都被她
的撒娇磨得没了脾气。
  圆圆人如其名,又大又圆的眼睛,圆润挺拔的丰乳,浑圆挺翘的屁股,是个
难得的尤物,和阿溪是公认的金童玉女。
  阿溪双手托着圆圆的臀部,感受着女友的乳房隔着薄薄的衣服在自己胸膛磨
蹭,忍不住窜起一股邪火,手上开始用力,揉着女友的屁股:「我替你请朋友吃
饭,那有什麽好处?!」
  圆圆紧紧搂着阿溪的脖子,舌尖在阿溪的耳朵上轻轻扫动:「晚上回来再给
你好处咯!你是想让漂亮秘书陪你加班,还是想让护士小姐给你检查身体,都没
问题哟!」
  阿溪被圆圆一句话撩拨得欲火高涨,把女朋友往沙发上一放,就准备动真格
的,却被圆圆伸手按住了嘴唇:「时间来不及啦,快出门吧……等你回来人家任
你摆布,好不好嘛,少爷爸爸……」
  阿溪无奈的笑笑,在圆圆额头上一吻:「那你自己把汤热一下,然后把腌好
的牛排煎了,吃了饭再忙。」
  「遵命!」
  阿溪随手拿了一件T 恤就准备出门,却被圆圆阻止了:「等一下啦,你能不
能穿得帅一点。」
  阿溪瞪了她一眼:「好啦好啦!穿什麽你说了算!我现在只想速度出门速度
吃饭速度回家,然后速度* 奸你!」
  圆圆甜甜一笑,就开始打扮自己的男朋友,然后跑进书房一阵翻箱倒柜,拿
着个东西就跑了出来。
  阿溪看到圆圆手上的东西,差点跳起来:「大小姐,这块双翼是我的压箱底
好麽,又不是跟你爸妈吃饭,至不至于!」
  圆圆根本不给阿溪废话的机会,直接摘掉他手上的表,把这块表戴了上去,
然后把阿溪轰出了门。
  阿溪坐在计程车上,整个人却没有刚才在家那种温和的样子,反而将眉头皱
起,显得有些忧虑。
  他和雨绮的关系远比圆圆所了解的更亲近,两个人经常在微信上一聊就是一
两个小时,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开些打擦边球的暧昧玩笑。
  平时相见,因为圆圆的存在,两个人还能保持基本的距离感。今天圆圆不在,
他总有种不是太好的预感……或者说,莫名的期盼。
  阿溪到了的时候,雨绮已经站在路口等着了。
  雨绮人如其名,长得和张雨绮七八分神似,大气的五官,丰腴且凹凸有致的
身材,平日里身边那些狂蜂浪蝶不比圆圆身边的少,甚至犹有过之。
  今天雨绮穿了一条DVF 的黑白相间裹身裙,裙子包裹下的身材格外曼妙,大
大的V 领也将胸口的雪白和和深深的乳沟隐隐约约的露了出来。
  这若隐若现的风情,甚至比直接的暴露更加诱人,路过的人都情不自禁的将
视线放在雨绮身上。
  阿溪也是忍不住心头一跳,面上却波澜不兴,一副很自然的样子的走到了雨
绮面前:「哟,雨绮兄,抱歉抱歉,久等了!」
  雨绮见到阿溪独自一人,眼里的笑意总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:「阿溪兄
今天很帅嘛!走吧,我已经定好位置了。」
  刚一坐下,雨绮就指着阿溪的手腕赞道:「挺有品位啊!积家的双翼系列。」
  阿溪也是一笑:「还是你比较懂,圆圆连欧米茄和卡西欧都分不清楚!」
  雨绮得意的扬了扬下巴:「那是,不然我们怎麽是兄弟!」
  不知不觉就吃了一个多小时,两个人也喝下了一瓶半红酒。
  阿溪酒量极好,倒是没什麽感觉,雨绮已然微醺,眼神变得有些迷离,粉面
微红,比刚才相见之时更加迷人。
  雨绮手托着腮,就这麽直勾勾的盯着阿溪:「你酒量怎麽这麽好,一点都没
有喝了酒的样子。」
  这句话恰好碰到阿溪的痒处,他忍不住哈哈一笑:「别人都觉得我会念书又
会赚钱,其实我自己一直都觉得,从小到大,我最厉害的两件事应该是打架和喝
酒。」
  雨绮也忍不住笑起来:「对啊,那些读书好的人,不是蠢呆呆的就是假惺惺
的,看着都讨厌。就喜欢你这种,明明很有学问,却依然一副爽利直接的性子。
  上次你在夜店,一个人就敢去跟人家一桌人动手,超男人的!「
  人都喜欢被赞美,尤其喜欢被自己欣赏的异性赞美。阿溪也忍不住有些飘飘
然:「人嘛,多少得有点侠气。太多不行,会显得莽撞和不合时宜;太少也不行,
会显得畏缩和不近人情。」
  雨绮起身,从阿溪对面坐到了他旁边,用手拈起一片牛油果喂到他嘴里,就
那麽直勾勾的盯着他:「你说,我算不算你的红颜知己。」
  阿溪看着雨绮吮吸手指的样子,一股邪火直往小腹下面窜,好在并未喝多,
尚能克制,语调依然保持了平稳和轻松:「算,当然算。我和圆圆说情话,和你
呢,除了情话什麽都说。」
  雨绮的手指轻轻在阿溪手背上划来划去:「最后半瓶,我们分了吧,一口喝
掉它,然后送我回家。」
  「好!」
  刚出了餐厅就发现下雨了,阿溪正准备叫车,就被雨绮拦住了:「我开了车
的。」
  阿溪顿时一愣:「要喝酒你还开车?」
  「哎呀,赶时间嘛,下班我就直接开过来了。」
  「咦?!也就是说你今天上班就穿成这样?你的同事也太饱眼福了吧」
  雨绮顿时拧了阿溪一把:「我是带着衣服的,下班才换上的,饱眼福的就你
一个!哼!」
  两人顶着小雨边走边说,阿溪刚拉开驾驶位的门就被雨绮拉住了手:「陪我
在后排坐坐,我散会儿酒气。」
  两个人就这麽自然而然的紧紧挨在了一起,阿溪搂着雨绮的腰,雨绮半个身
子都靠在阿溪怀里。
  雨绮偏着头,直勾勾的看着阿溪。阿溪笑了笑,正准备说话,雨绮忽然往前
一凑,吻住了他的嘴。阿溪还没反应过来,雨绮就已经退了回去。
  阿溪顿时哑然失笑:「兄弟你也亲,这是搞基麽。」
  雨绮抿着嘴直笑,就是不接话。
  阿溪脑子里猛的一股火窜上来,想也没想,捧着雨绮的脸蛋就吻了下去。
  「唔!」雨绮并未反抗,也没迎合,只是紧紧闭着嘴唇,阿溪的舌头怎麽也
撬不开。
  阿溪将手放到了雨绮的乳房上,很轻易就找到了乳头的位置,隔着衣服往下
一按!
  「啊!」雨绮一声惊呼,打开了嘴巴,阿溪的舌头立刻长驱直入,和她的舌
头搅在了一起。
  阿溪毫不犹豫就将手从雨绮的领口伸了进去,握住雨绮乳房的一瞬间,阿溪
忍不住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闷哼:「唔!」
  雨绮的乳房格外诱人,饱满且富有弹性,和圆圆不相上下,在皮肤的细腻嫩
滑方面,甚至比圆圆更胜一筹。
  阿溪的手法格外老到,时快时慢,时轻时重,雨绮一边热烈的回吻阿溪,一
边情不自禁的高高挺起胸膛,嘴里也发出一阵阵销魂的声音:「唔…嗯…嗯…」
  两人足足吻了好几分钟才分开,阿溪不仅没有停手,还变本加厉,捏着雨绮
的乳头,不停的捻动,拉扯。
  雨绮抚摸着阿溪的脸,意乱情迷的看着他:「你的手好坏!嗯…嗯…唔~」
  阿溪抓住雨绮的手,含住她的手指一边吮吸一边舔,坏坏的笑着:「还有更
坏的,要不要感受一下!」
  雨绮咬着嘴唇,拼命摇头:「嗯…不要,会被…看到的!」
  阿溪咬着雨绮的耳朵,舌头在她的耳洞里不停的钻:「笨蛋,都不注意外面
的麽,雨都下得这麽响了,谁还有空管你这辆车。」
  一句话仿佛引爆了炸弹,雨绮的手从阿溪的衣领伸了进去,抚摸着他的后背,
大声喊了出来:「阿溪,要我!」
  裹身裙的设计本就跟浴袍一样,阿溪将带子一解,雨绮的完美身体就出现在
了他的眼前。
  雨绮的身体不像圆圆经常锻炼那样的匀称结实,反而像维纳斯雕像一样,丰
腴而富有曲线,充满了女性的柔美。阿溪的脑海里瞬间就闪现出了那个芳华绝代
的名字——玛丽莲梦露。
  雨绮穿着一套深色的缎面蕾丝边内衣,虽然光线昏暗看不清颜色,但阿溪依
然感觉到了那致命的吸引力。
  阿溪的手轻轻抚摸着雨绮的小腹:「你真是我见过的皮肤最好的女人。」
  雨绮害羞的按着阿溪的手:「不要摸,好多肉啊!」
  阿溪轻轻挣开雨绮的手,中指绕着她的肚脐慢慢打转:「你们女人就是这样,
永远觉得自己多了三两肉。你的身材丰腴而不肥胖,圆圆的身材匀称结实,都是
很美的!非得把自己弄成柴火棍或者一身腱子肉才开心麽……说到腱子肉,我都
不明白现在怎麽那麽多人吹捧那些什麽健身女神,浑身这麽扎实,晚上回家是打
啵儿还是打架呢?!」
  雨绮被阿溪的俏皮话逗得哈哈大笑:「你这张嘴,简直了!」
  「厉害的还在后面!」阿溪边说边拉下了雨绮的胸罩,张嘴就含住了雨绮的
乳头。
  「啊…唔…嗯…唔…疼…嗯…嗯…嗯…」
  阿溪的舌头也极富技巧,一会儿绕着乳头打转,一会儿来回拨弄乳头,时而
大口吮吸,时而用牙齿轻轻咬住摩擦……虽然看不到雨绮的表情,但阿溪一直在
通过雨绮的呼吸和呻吟声调整技巧和节奏,不一会儿雨绮的呻吟声就越发的高亢
而诱人。
  「嗯…嗯…嗯…啊!嗯…啊…啊…」雨绮情不自禁的把手插进阿溪的头发里,
胸口使劲的向上迎合阿溪。
  等到阿溪停下来的时候,雨绮的双眼已经像蒙了一层水雾一样,她紧紧抓着
阿溪的头发,疯狂的吻他的脸和脖子,嘴里还不停的亲昵的骂着阿溪:「坏蛋…
大坏蛋…你坏死了…讨厌…讨厌!坏死了!」
  阿溪一边闭着眼享受雨绮的亲吻,一边忍不住笑了出来:「哈!这话可没对
啊,刚才我吻你的乳房,一点汗味儿没闻到,除了香水味就是沐浴露的味道好像
你也挺坏的!」
  雨绮顿时停下了动作,额头抵着阿溪的额头,不停的喘息着:「坏蛋!你怎
麽这麽聪明!下午圆圆跟我说她来不了,我就提前回家洗了澡换了衣服,我我老
是觉得今天会发生点什麽!」
  阿溪从来都是个清醒理智的人,时时刻刻都会保留一分基本的克制,刚才渐
渐变大的雨声,此刻雨绮身上的味道,都没有逃过他的感官。
  正是这种欲火中烧下的理智,让阿溪隐隐觉得事情已经失控,但又十分享受
这种偷情的快感。
  雨绮见阿溪有些走神,直接咬住了他的嘴唇,一边轻轻舔着,一边脱掉了阿
溪的上衣。
  慢慢的向下吻,脖子,锁骨,胸膛,然后含住了阿溪的乳头,轻轻的打转。
  「呼……」阿溪舒服得忍不住长长出了一口气,手也插进了雨绮的头发里。
  雨绮一边舔着阿溪的乳头,一边解开了阿溪的皮带,阿溪也很配合的脱下了
裤子。
  雨绮伸手握住了早已坚硬发烫的阴茎,上下套动着,一边套动一边舔阿溪的
耳朵:「都这麽硬了,是不是好想占有我呀?」
  阿溪忍不住笑出声来:「我说我不想,你信不信?」
  「坏蛋,讨厌!」雨绮一边撒娇,一边低头含住了阿溪的阴茎。
  「嘶…」阿溪舒服得倒吸一口冷气,正要说话,电话突然响了,一看竟然是
圆圆。
  阿溪轻轻按住雨绮的后脑勺不要她动,然后接起了电话:「喂,少奶奶有什
麽吩咐。」
  「你们还没吃完饭麽?」
  「吃完了,这会儿雨大,叫不到代驾,我坐着散散酒气,等下送雨绮回家,
然后就回来。」
  「好的!那你路上慢点开哟。」
  「嗯,拜拜。」
  阿溪在打电话,雨绮的嘴也没闲着,含住阿溪的阴茎不停的吞吐,使劲的往
自己喉咙里插,还好阿溪绷得住,不然在电话里就露馅了。
  刚一挂电话,阿溪就扯着雨绮的头发将她拉了起来,狠狠吻住了她,半晌才
分开:「小骚货,成心想让我出丑是吧。」
  雨绮贴着阿溪的脸轻轻磨蹭:「那麽美味,人家哪里忍得住嘛。」
  「哈!那好吃嘛。」
  「嗯,嘴巴都被塞满了,顶到喉咙里都还有一截吞不进去,超棒的!」
  阿溪狠狠吻住雨绮,两个人的舌头不停的相互纠缠。
  然后阿溪将手伸进了雨绮的内裤里,里面早已湿的不成样子。阿溪按住雨绮
的阴蒂,轻轻的揉动。
  雨绮身子一僵,放在阿溪肩膀上的手紧紧的抓住了他,情不自禁的大声呻吟
起来:「啊…啊…坏蛋…嗯…要被你…被你玩死了…坏蛋…啊…」
  阿溪直接将两根手指插进了雨绮的阴道,时而搅动,时而用力抠挖。
  「啊…啊…啊…坏蛋…啊…啊…」雨绮舒服得忘情的呻吟着,放在阿溪肩膀
上的手也死死掐了进去。
  阿溪感觉到肩膀上传来的刺痛,快速用力的抠挖着,不一会儿就听见雨绮的
阴道里传来「叽咕叽咕」的水声,然后愈发的加快速度。
  雨绮一边大声的呻吟,一边紧紧的绷紧了身体,突然间就喷了出来,阿溪的
手并未停下,水溅得两人身上到处都是。
  雨绮浑身无力,紧紧搂着阿溪,大口喘息着。
  阿溪抽出手指,轻轻甩动着,语气轻佻的调侃着雨绮:「怎麽样,雨绮兄,
为兄这手艺可还过得去?」
  雨绮一边喘息一边咬阿溪的下巴:「坏蛋,这就是潮吹麽。」
  「诶?!你以前没试过?那我岂不是打开了你人生的新大门!早知道今天这
顿该你请。」
  雨绮被阿溪调侃得害羞不已,把他往后一推,直接就跨到了他的身上。
  握住阿溪的阴茎,慢慢的坐了下去,皱着眉头,轻轻的呻吟着:「啊…啊…
唔!」
  阿溪扶着她的腰,正要用力,却被雨绮按住了胸膛,吻住了他:「坏蛋别动,
太粗了,撑得有点痛,等一下。」
  阿溪抓住雨绮的屁股,不停的搓揉,两人忘情的吻在了一起。
  没多久,雨绮就情不自禁的开始扭动屁股。阿溪也抓住她的乳房,用力的搓
揉,一边搓揉一边拉扯她的乳头。
  雨绮忍不住大声的呻吟起来:「坏蛋,吻我,吻我的乳头。」
  阿溪一边大口咬雨绮的乳房,一边含住她的乳头不停吸吮撕咬,紧紧搂住她
的腰,配合着她的节奏用力的向上顶。
  雨绮的抓住阿溪的头发,身体拼命的后仰,疯狂的呻吟着:「干我…啊…老
公…干我…啊…啊…啊…老公…老公…啊~~~」
  阿溪感觉到雨绮的阴道收缩越来越强,一股热流涌出,然后紧紧夹住了他的
阴茎。雨绮身体一僵,然后紧紧搂着阿溪,浑身无力的靠着他,不停喘息着。
  阿溪勾起雨绮的下巴,温柔的吻着她,雨绮机械的回应了一阵,才慢慢恢复
过来:「老公你好厉害,我好喜欢被你干。」
  阿溪轻轻捏了捏她的脸:「你这称呼跳得也太快了,刚才吃饭还是阿溪兄,
现在就变老公了。」
  雨绮撒娇似的扭动着身体:「我就要叫你老公,我就喜欢被你干,老公我还
要嘛!」
  阿溪有些摸不透她的意图,瞬间垮了脸:「我不太懂你的意思!还是说,你
觉得这麽来一出,我就会放弃圆圆?」
  雨绮见阿溪似乎生气了,捧着他的脸,不停吻他的嘴唇:「才不要破坏你和
圆圆的关系呢,我和她高中就是同学,十来年的感情了,我才舍不得失去这个闺
蜜呢。我只是喜欢你,喜欢被你占有!」
  「一边舍不得友谊,一边还勾搭闺蜜的男朋友?你们女人的交情老子真是看
不懂。」
  阿溪心中念头这麽一闪,就恢复了温和的面孔。
  确定雨绮没有别的想法,阿溪的欲火又窜了起来。感觉到阿溪的阴茎突然跳
了两下,雨绮也扭动起了屁股:「老公,我还要。」
  阿溪拍了拍雨绮的屁股:「下来,自己趴好,把屁股撅起来。」
  雨绮甜甜一笑,就趴在了座位上,撅起了屁股。阿溪一只脚跪在座椅上,一
只脚站着,狠狠的便一插到底。
  雨绮顿时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吟:「啊~~顶到里面了!老公,人家受不了!」
  阿溪抓着雨绮的屁股,快速用力的干着,一边干一边拍打着雨绮白嫩浑圆的
翘臀,雨绮也发出一阵又一阵的疯狂呻吟。
  在机械的做着运动的同时,阿溪的思维却有些发散:「SUV 果然很敞亮,要
不要给圆圆换个车,方便出门车震。」
  阿溪体能出众,这种机械的运动持续了二三十分钟,期间雨绮又高潮了三次,
最后射在了雨绮的嘴里,才算结束了今晚的偷情。
  送雨绮回了家,阿溪坐在计程车上,感受着肩膀上隐隐的痛感,还有身上浓
烈的「毒药」香味,阿溪忍不住长叹一口气……
  让司机在路口就停了车,阿溪不紧不慢的去便利店买了包烟,然后顶着倾盆
大雨慢悠悠的走回了家。
  站在电梯里,阿溪闻了闻身上,香水味已经微不可察了,低头看着完全被雨
水打湿的鞋,阿溪忍不住自嘲起来:「吃了一顿饭,还顺带报废了一双鞋,这成
本比睡个周边还要高,哈!」
  刚一开门,圆圆就兴高采烈的蹦了过来,身上已经换上了性感诱人的护士制
服:「亲爱的,怎麽淋得这麽湿,快去洗个澡,护士小姐来给你检查身体。」
  阿溪将未拆封的烟扔在鞋柜上,朝着圆圆笑了笑:「下了车才想起来没买烟,
又急急忙忙跑去便利店买烟。」
  「哈哈,笨蛋老公!快去洗澡。」说着就把阿溪往浴室推。
  阿溪一把抱起圆圆就往浴室走:「护士小姐,风大雨大的,午夜奸魔已经上
线,准备好了麽?!」
  「啊!救命啊!」圆圆一边大笑,一边在阿溪怀里扑腾。
  风停雨歇,圆圆慵懒的躺在床上,阿溪背对着她坐在床边,正在抽事后烟。
  圆圆坐起来从后面抱着阿溪,轻轻吻他的肩膀:「亲爱的,对不起噢,刚才
太疯了,肩膀都给你掐出指甲印了。」
  阿溪转过头轻轻吻了一下她,一脸的戏谑:「这有什麽可抱歉的,说明我工
作很到位嘛。」
  圆圆也忍不住大笑起来:「奸魔先生威武,明天让女警来抓你,哈哈哈哈!」
  两个人一阵调笑,便如同往常一般,关上灯相拥而眠。
  阿溪这两天的心情就像头回吸毒的人一样,事后充满了悔恨自责的情绪,但
也在时刻回味那种快感。
  至于后事如何?阿溪自己也不知道!哈哈哈哈!
                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