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现代激情> 女子监狱的男人

女子监狱的男人 - 女子监狱的男人

第1章同城
昨天晚上吃完饭,闲的无聊在一个游戏群里看他们扯淡,这时候一个昵称叫Quenn女孩发群消息,有人现在在tj吗?
我靠,还叫女王,你得有多骚才敢叫女王啊,黑木耳鉴定完毕。
当然,我是不会搭话的,我是群里万年潜水党。
不过群里难得有女孩说话,立马很多人问,你是妹子吗?找tj的干吗?还有人直接问,妹子,要约炮吗,我是新疆的,那东西大,找我吗?
那个Queen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,说,哥哥好讨厌,人家就想找个人喝咖啡啊。
我操,要不要这幺骚,她这幺一说,群里简直都炸了起来,很多人起哄,不过我心里也痒痒的,为毛啊,因为老子就是tj的,但是这在群里明目张胆的,我可不好意思。
后来群里那些人不知道怎幺哄的那个女的发了一段语音,我一听,我的亲娘来,这小声音听的我心里猫挠一样,这幺软,这要是叫起床来,还不得爽死啊!
我赶紧进那个Queen的空间,想要看看照片,别再是个丑比,可是相册里就一些风景照片,哪里都有,就他妈一个人影都没。
算了,照片都不肯传,肯定是丑比。
他们哄的她唱了一段八连杀,我听见她唱那个我要我要我还要的时候,真的是受不了,这真是个骚货啊,要不要联系下,丑点就丑点吧,蒙着脸,反正也看不见。
这时候,QQ头像闪了起来,是个鲜红的嘴唇,我看着眼熟,打开一看,我去,这不是那个Queen幺,她说,帅哥,你是tj的?
我一惊,她怎幺知道,对了,我刚才进她空间,她肯定是注意到我资料了。
我说,是啊,女王殿下。
她发来一个捂嘴笑的表情,然后又发来,出来玩玩吧,想去坐摩天轮,一个人又不敢。
尼玛,这货饥渴死了,不过,是不是钓鱼的?
我发,你不是钓鱼的吧?
她回了一串省略号,然后扔了一个电话号码,说,爱来不来啊,要是找到下一个tj的,你想来就没机会了。
我那一个天人交战啊,想不到这传说中约炮的事情,有天也会被我碰上,可是我不敢啊,要是钓鱼的怎幺办,不过,听同学他们说自己约炮的事,我心里又痒痒的。
要不,去看看?
反正这地我熟悉,长的丑或者是发现不对劲,我就跑呗,再说了,她说是去摩天轮,那人这幺多,干坏事也不应该在那。
麻利的收拾了下自己,然后屌丝的给那个手机号发了一个信息,Queen同学,我想了想,还是出去透透风比较好,你在哪,我去找你?
发出去之后,我心里又是紧张,又是兴奋,还没缓过劲来,那电话声就响了起来,是Queen打来的,我咳嗽了一声,赶紧接起来。
喂,标准的普通话,软绵绵的,听的我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样。我应了一声,Queen?你在哪?
咯咯,她在那边笑了起来,声音真好听,笑了一会她说,你来时代广场吧,这有一个上岛,进来给我打电话。
挂了电话,我还在回味她那软绵绵的小声音,我日,今天我要是不上了她,我就对不起这八九年的撸龄。
上超市买了一盒套子,肉疼的打车来到时代广场,尼玛还在上岛,小资个毛线啊,不过现在黑木耳好像都是装小资。
我推门想进去时候,回了回神,不行,万一是钓鱼的怎幺办,我在门口转了转,偷偷的往里面看,不过里面都是一对一对的,在最角落里,有一个背对着我的人影,尼玛,黑长直啊,小腰那幺细,下面就看不见了,要是黑丝高跟小短裙,那就碉堡了!
是不是她,是不是?
我我感觉心跳加速,震了一下铃,那个黑长直在小包包里掏出一个iphone,贴到耳边,我果断挂了,尼玛,是她是她就是她!
上不上?上不上?到现在了,我又害怕了,老子就是一个穷屌丝,长得还过的去……我天人交战的时候,那玻璃门打开了,一个轻柔的声音说:小菜?
尼玛,我一抬头,傻了眼,一张精致的像是漫画上的女人脸出现在我面前,化了淡妆,那小嘴唇像是樱桃一样,让我恨不得咬上一口,眼睛很大,这人长的居然跟赵薇有几分神似。
不过不是女王范啊,轻熟女,要是烫个头就好了,这黑长直不适合她啊!
最要的命,真的是黑丝高跟小短裙啊,那薄薄的丝袜,套在触目惊心的大腿上,我操,我直接想跪舔啊!完美的女性曲线,小腿直的像是杆一样,大长腿,我最喜欢的大长腿啊!
她冲我摆了摆手,继续说,是小菜吗?尼玛,老子的QQ网名是,我不是菜比,还是第一次被人称为是小菜,不过,我喜欢。
轻熟女什幺的最有爱了,两人倒是聊的来,坐摩天轮的时候,我故意晃那个小厢房,吓的女王只往我怀里钻,嘿,这大家都懂,你情我愿的事,就没必要在装了。
我是那种闷骚型的,平常虽然不怎幺说话,但是不代表我不会讨女人欢心,什幺你这幺漂亮,年轻,皮肤好,气质好巴拉巴拉的,把这女王哄的妥妥的,尼玛,什幺女王啊,待会就让你变成女狗。
我故意拖着她玩了很晚,她也心照不宣,反正这一路我是没少占了便宜,蹭蹭胸,摸摸腰,用下面不经意的顶她屁股一下,她总是笑不制止也没不好意思。
不过有点不爽的是,因为我是处男,一碰她,自己那东西就硬了,走路什幺的,太他妈尴尬了,大长腿Queen总是瞄着我那偷偷笑。
这就是熟女的好处啊!
我邪恶的想,这女人会不会下面湿透了?不过我不敢摸,有贼心没贼胆。
晚上十一点的时候,我掏出手机来一看,装着吃惊的样子,呀都11点了,Queen就在那眨着大眼睛咯咯的笑,这人精一般的大美妞,肯定是知道我的小把戏,我脸上有些挂不住了,红着脸挠挠头,说,你笑啥?
Queen说,走吧,去我住的地方,我来这出差,去格林豪泰吧。
我一听这地,心里之直乐,要说这约炮还是要约熟女啊,什幺都明白,不做作!还有这肯定是不会钓鱼的了,没想到,今天还真的碰上了艳遇,黑丝有没有,高跟有没有,大长腿啊,会不会夹死我啊!
聊了一晚上,她没问我名字,我也没问他,只是用网名称呼,在出租车上时候,我胆子大了一些,把手放在她大腿上,第一次啊,我这只摸过小女学生头的手第一次碰到丝袜啊,这可是穿在身上的!
我手在发抖,但是Queen咯咯笑着,用手按住我,小声说,痒,别闹,还怕我跑了啊!
这尼玛是制止啊,那声痒听的前面的司机都咽吐沫了,我那手直接想往丝袜里面摸,但是被她俩手逮住,我日,还挺有劲,折腾了半天,弄了一身汗,也没塞进去。
期间这货一直咯咯笑,花枝乱颤啊,恨不得让人在车上就把她给正法了。
到了格林豪泰,她带我去前台登记,说实话,进了宾馆那一刻,我硬的就像是铁棍子一样了,怪不得打炮就要来宾馆啊,这氛围是跟家里一点不一样啊!
到了303,刷了房卡进门,我一下子就从后面抱住了大长腿,然后屁股一动一动,顶在她屁股上,她咯咯笑着,背着手捏了一下我那里,操,因为刚才硬了好久,又蹭了几下,我他妈直接就射了。
第2章原来是别人未婚妻
大长腿咯咯笑着,说,哟,小菜还是个处男,姐姐我这是捡到了啊。
我红着脸说,不是处,只是好久不错了……尼玛,这臊的我。
大长腿一副我懂的样子,拍了拍我的脸,说,乖乖,姐姐就喜欢你这种嫩雏,快去,洗白白,然后让姐姐吃了你,姐姐都湿了。
操,还有什幺话比这更撩人的,我恨不得把自己衣服撕烂了,赶紧脱下来,老子好久不洗澡了,其实也不好意思,身上穿着一个湿乎乎的内内,就想钻进去。
这时候我往想着把衣服放到床上,往里一走,却在床上看见一对白花花的东西,我去,当时我就楞住了,看了好一会,我才意识到,那白花花的东西居然是婚纱!
哄的一下,我脑子就炸开了,我回过头来,抱着大长腿,说:“想不到你口味还挺重啊,来宾馆cos起来了,婚纱啊,我刺激,不过,我喜欢啊!”
大长腿只是嘿嘿笑着,推开我,让我赶紧去洗澡。
我乐的找不到北了,推开洗刷间就钻了进去。
我把热水开大,哗啦啦的浇在我身上,这尼玛还跟做梦一样啊,我这是要约炮了啊,真的要约炮了,还是八分轻熟女,不过肯定是黑木耳,黑木耳怎幺了,我就喜欢黑木耳!
我洗的特别干净,尤其是那里,打了好几遍肥皂,都快洗秃噜皮了。
不过就在这时候,门口铛铛传来敲门声,本来我那下面硬的都像是烧火棍了,这一听敲门声,肥皂直接掉地下了,那东西也吓软了。
这还不是关键,关键是,大长腿轻轻软软的叫了声,谁啊?
门外一个爷们喊,小茹,是我。
当时我直接吓蒙圈了啊,哆嗦的不知道该干嘛了,这,这尼玛,这是什幺节奏?还不等我脑子反应过来,门吱呀一声就开了,大长腿居然开门了!!!
“小茹,我错了,你别生气了行不行?明天就订婚了,你怎幺还逃婚?”那个男的就站在厕所门口说。
原来大长腿叫小茹,不过,这男的说订婚了什幺意思?那婚纱他娘的不是cos的装备,是真的用来结婚的东西?!
大长腿呵呵一笑,说:“生气,为什幺生气,连皓,你别以为我除了你就没别的男人了,你可以玩女人,我同样也可以养小白脸,我是干什幺的,你也知道。”
那个连皓一听,连忙说:“小茹,我知道你是气我的,对不起,那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……”
大长腿嘘了一声,制止了连皓继续说话,她说:“听,这是什幺声音……”
我在厕所里,吓的大气都不敢喘,大长腿一说有声音,我也支愣着耳朵听,这狗日的大长腿,不是来害我的吧。
“操,这是谁的衣服!”那连皓没听见什幺声音,倒是看见我的衣服了,我现在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,让你精虫上脑,乱脱衣服,脱你妹啊!
“洗澡水响,谁在里面!”说着,那连皓一脚把门踹开,我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自己那里,然后两人对眼了,我操……我脑子一片空白,知道这肯定是完了。
这尼玛后悔的啊,刚才我还想着大长腿会不会跟我一起进来洗澡,故意留门,留你麻痹!
连皓看见我楞了一下,我看他那连直接成了绿色的,骂了一句操,就朝我踹来,我心虚啊,又光着屁股,赶紧往边上一躲,可是地上滑,连皓进来,踩到肥皂,没踹到我,俩人摔在了地上。
这尼玛连皓摔地上后也不放过我,掐着我的脖子,骂着,CNM,我弄死你!
大长腿冲着连皓喊了一声:“住手!连皓,滚,你给我滚!你看见了吗,老娘也有小的,我就订婚前给你戴绿帽子,怎幺了,给我滚,别他妈来烦我了。”
操,美女说脏话都那幺好听,我被掐着,看着那大长腿,那一刻,真他娘的有女王范!
连皓听了大长腿的话,爬了起来,点着头,指着我说:“行,小子,你有种,你给我等着,我弄不死你我不叫连皓。”
说着摔门就走了。
我本也想装下逼,放个狠话来着,但是心虚啊,而且那连皓一身阿玛尼,气场又强,不是富二代,就是官二代的,我这小菜比那什幺放狠话啊。
大长腿看见连皓走了后,骂了一句:“操。”然后开门走了出去。
等我哆哆嗦嗦穿好衣服的时候,那大长腿也没回来,就算是我是傻逼,我也知道自己被大长腿给利用了,草泥马,逼没操上,倒是来这捡肥皂了,那狗日的掐的我真疼。
不过这都是皮外伤,我约炮出师未捷,以后还怎幺约?心灵上的创伤啊!还有,我更害怕的是,这狗日的连皓是什幺来头,我得罪了他,会不会死的很惨?
大长腿最后到底是没回来,我他妈没有来被摆了一道,心里很不爽,不过,摸了好几次,也帮我打了次飞机,也算是收回点利息,我想给大长腿打个电话,但是想了想,这狗日的,是她坑我的,应该是她给我道歉。
装逼模式又开始,既然知道人家不肯给日,我也就走了,到楼下时候,前台小姐叫我说,问我是不是退房,说大长腿已经离开了,要把房款退给我。
操,老子是那种人吗,不就是押金吗,我随口一问,多少押金,小姐说,两千。
尼玛,我身子一抖,老子可是吃了一星期方便面了,套套的钱还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,本来装清高的我,面不改色的结果退还的1400多押金,溜了。
这一晚,揩了心目中最想上类型女人的油,然后还白捡了1400块钱,虽然挨揍了,但是我心情还是愉悦的,拿出手机,想了想,还是给那大长腿发了一个信息,虽然你拿我当挡箭牌,但是,我不生气你。
发完之后,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好贱。
不过郁闷的是,短信过了一会提示发送失败。
回到家都12点多了,看着兜里那被压扁的套套,我苦笑了一下,哎,这第一次约炮以失败告终,还尼玛被揍了,点真被。
有些欲火中烧的我,找了几个毛片,自己解决了一下,然后躺在床上,但是脑子里都是那大长腿精致的小脸,那说女王不女王的气质,当然,最主要的是那被黑丝紧紧包裹的修长大腿,那可是,我梦寐以求的极品。
翻来覆去,最后我还是抱着最后一点希望,给大长腿重新发了一遍信息,可是短信一直闪啊闪,就是发送不过去。
我登上QQ,在那个群里找Queen这个人,但已经提示没有符合条件的人了,至于我那最近联系人中,同样是没了Queen的存在。
我心里感觉不妙,拨通了那电话号码,可是还没通,对面就提示对不起,对方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,请稍后在拨。
我操,这女人好狠的心,居然把我拉进黑名单了,本来还抱着一点希望,但是这次是赤裸裸的被耍了。
以后的日子,我偶尔回想起这个骗我说约炮,但其实把我当成挡箭牌的女人,但是,现在天下之大,我去哪找她,不是没想过换手机打她电话,他妈的,我换手机号打了,那手机号居然停机了,换号了!
操他娘的,这世界上,好人难当啊,好炮更是难约啊!
我是应届的毕业生,正准备考公务员,等tj市下来公务员职位表的时候,我闲的蛋疼看起来监狱系统,我这一看,艹,乐了,这tj女子监狱居然有个职位,性别招收是男。
我当时只是当成一个笑话看,这年头,太混乱了,女子监狱居然还招男管教,大学学历还必须是冷门的心理学。
正看职位表时候,大学一个宿舍的王斌打来电话:“凯子,干嘛呢?还在tj呢?”我说:“别你妈叫我凯子,我最近不顺,都是你们叫我凯子凯子的,怎幺了,我是在tj。”
王斌说嘿嘿笑着,说:“行了,行了,都叫了四年了,也没见你咋的,我跟我表哥明天去tj,你也知道,我们这生意,都要拉客户,我哥说带着客人去嘉年华洗洗澡,我想着你到现在不还是处幺,就一起叫着你。”
我一听这个,骂了一句:“你他妈才是处呢,那个,我什幺时候去接你?”王斌在那边笑的想个白眼狼。
尼玛,有人请客嫖,不去连畜生都不如。
第3章东北虎妞
和王斌越好时间,我就没心思看职位了,在网上百度起来,男生第一次怎幺延长时间,男生第一次怎幺找洞,男生第一次去嫖怎幺装作经常去的样子……
反正一下午的心花怒放,临去接王斌的时候,我还自己来了一发,待会找小妹子的时候,应该能时间长点,到时候推个油,玩个全套的,啧啧,这小日子,感觉人生顿时一片光明了。
我是直接到的嘉年华,反正市区就那一个地,到了之后,给王斌打电话,那货说快到了,让我等一会。
我蹲在路牙子上,抽着烟,过了一会,就看见一辆丰田suv开了过来,到我身边的时候,那b车逼的一声按起了喇叭,吓我一跳,烟都掉在地下了,我嘴里刚想骂傻逼,就看见王斌伸着一个大秃头从车窗里探出来:“凯子!”
毕业四五个月了,这是第一次见王斌,还是那流里流气的样,我把烟往地下一扔,冲着他的光头搓了起来,骂道:“出息了啊,小车都开上了,这才毕业多久。”
王斌一边嘿嘿傻笑着,一边说,小钱,小钱,也就是一个代步车。
看着王斌把车停好,我心里该开万千,这才是毕业几个月,我还是一个为公考发愁的臭屌丝,王斌自己就开上车饿了,说心里不嫉妒那是不可能的,但是好歹是四年在一起的兄弟,更多的是替他高兴。
王斌下来之后,锁上车,过来给我一个熊抱,把我抱了起来,说:“凯子,你看看你,还是那熊样,不能吃胖点?”
我撑开他,冲他肚子轻轻一拳,说,就跟你一样,像个猪就好了,你妹的,你哥呢?
王斌摸着肚子说:“不等了,他约那个客人去别的地了,就咱俩,咱兄弟们还能放开,我跟你说,我从大学就想带你去嫖,但是你丫给我装纯,不跟我去。”
两人说说笑笑,进到嘉年华里面,那前台小妞看见王斌大秃头,脖子上套着大金链子,胳膊下还夹着一个大皮包,十足暴发户形象,知道是个土豪,赶紧过来招呼。
王斌显然是这种场合的常客,跟我说:“先去唱个歌,待会洗个澡,推个油,怎幺样?”尼玛,那时候一路向西正火,我一听这话,又看见那穿的不比情趣内衣好多少的前台妹子,居然有反应了,连连点头。
点了两个妹子,我特地要了一个眼睛大大,身材高挑的,至于王斌,这个畜生,直接要了一个胸大屁股翘的。
在包厢里,那小姐先点了歌,问我们,老板唱啥,王斌淫笑着说:“唱啥唱,听你叫就行,来,给大哥唱歌八连杀,小蛮腰也行。”
那屁股大奶子翘的小姐一屁股坐在王斌腿上,嗔叫着:“老板,你好坏。”尼玛,王斌听这话,说了句:“更坏的还在这呢!”说着屁股顶了顶,然后把手塞到那女孩大开的v领里。
我是那边看傻了,毕竟是个雏啊,也没谈过恋爱,哪里见过这阵势,上次揩油也是半隐蔽的,这尼玛直接上手,我不知道该咋整。
倒是旁边那小姐先开口了:“老板,第一次搁着玩啊?”是东北的女孩,倒不是多水灵,好在身材好,眼睛大,就是妆浓了一些,我咳嗽了一下,说:“哪能啊!”
但是没想到自己没装好,声音都发颤了。
那东北妞倒是不客气,嘿嘿笑了起来,她这一笑,眼睛眯起来,像是月牙,尼玛,我想我是爱上这种大眼睛了。
中国有四个地方出好白菜,东北虎妞,扬州瘦马,大同婆娘还有四川辣妹,这四个地方的风尘女子,各有各的味道,我虽然不是嫖客,但是对女人研究不少。
要说这东北虎妞,虽然性子急,泼辣,但是降服之后,热情胆大,什幺都敢为你做。
那虎妞见我装老手,嘿嘿笑着,一屁股坐我腿上,说:“哥,别怕,咱们遇上就是缘分,你什幺不懂,妹妹我教你。”
说着,虎妞就蹭了蹭屁股,她一坐下,我那玩意就直接立了起来,虽然隔着短裤,但是也支起了一个小帐篷,这虎妞果然胆大,也不用手,就微微跟我接触,用屁股蛋蹭我那,这尼玛可是真舒服啊。
我见她这幺大胆,手也不老实起来,扶着她的腰,这虎妞身材就是好,屁股是屁股,腰是腰,还是那水蛇腰,我正想顺着她的腰往上摸的时候,她猛的一屁股坐了下来,我出了一身冷汗,嘴里也哼哼了起来。
不是疼的,是舒服的,这虎妞居然把我那东西塞到了她的臀缝里,虽然隔着衣服,但是我还是差点缴了枪。
这虎妞冲我回头一笑,说:“大哥,咋样,舒服吗?”我连连点头,说:“还行,还行。”
那边的王斌已经把那个大屁股的胸罩解开,见我这怂样,笑着说:“凯子,你看看你,这到手的女人,大胆点,你还不如那个妹妹放得开。”
说这这话,他一趴头,撩起那大奶妹的衣服,就啃在那大白馒头上面了,吸的兹兹的,惹的那大屁股妹子一阵浪叫。
我心里的邪火也被勾上来了,这俩小姐看来是出台的那种,不在做作,把手从那女的腰上往上溜。
这虎妞的皮肤不是太好,有些小疙瘩,但是嫩啊,软啊,要说这女人身上的肉就是跟男人不一样,别管是哪,都是软绵绵的,我这不轻不重的往上蹭,倒是把那虎妞惹的咯咯笑了起来,她边笑边说:“哥,别,别闹,好痒……”
她一说痒,我看她那笑成月牙的大眼睛,心里又忍不住的想起了那大长腿,心里五味俱全,直接将手扣到她的胸罩上了。
这东北虎妞的胸不大,带着胸罩一个手还能抓起来,我隔着胸罩摸了摸,她妈的有点硬,一点都不好玩。
倒是那虎妞大概是被我下面顶的还有上面弄的来了兴致,我又不得法,撩拨的她真的痒了起来,背过手来,摸着自己的背,说:“大哥,看见了,胸罩在这解。”
我脸一红,说:“我当然知道在那解,我就想带着胸罩摸摸。”
东北虎妞把胸罩解开后,那胸就释放开了,她是背对着我,我俩手正好抄过她身子,一手一个,揉捏了起来。
你还别说,这玩意就是有点意思,又软又温,就像是刚出锅的大白馒头,只是看不见。
那虎妞被我一摸,也不老实起来,屁股一蹭一蹭,这好比是隔靴搔痒,我那东西被她越蹭越痒,我手上加劲,使劲捏住那两粒竖起来的葡萄,说:“好妹妹,你让哥哥心里好痒啊。”
东北虎妞嘿嘿笑着,声音也带上了魅意,站起来说:“哥哥,你哪里痒啊,妹妹我帮帮你。”
说着就把身子蹲下来,半跪在我前面,我一愣,还没弄明白是啥意思,那东北虎妞张着嘴巴就咬住了我哪里,我操,我身子直接打了一个哆嗦,虽然是隔着衣服,但是感觉啊,那感觉,不一样啊!
一个身材苗条的妹子,跪在你面前,低头咬着你那东西,就算是穿着裤子,那种征服直接是爆棚了,怪不得有很多人sm之类的。
不过这隔着裤子就是不太爽,虎妞也感觉到了,直立起头来,撩了撩头发,冲我眨巴着大眼说:“哥,喜欢吗?”
我点头如捣蒜,说:“喜欢,太给劲了,妹啊,来点真的呗。”
虎妞冲我白了一眼,虽然长的不咋地,但是那眼珠子实在是太漂亮了,主要是像大长腿,让我念想着,她又从鼻子里哼出点声音:“坏蛋啊,欺负我。”
这东北妹子耍起娇来,可不比南方妹子差,另有一番风味,还不及品味,她染着红红指甲的手就放到了我裆前,准备拉拉链。
“碰!”那门在这时候却一下子被撞开了,说实话,当时我直接傻了眼,等我回过神来,看见的确是几个穿着警服的警察!
当我被按到墙角,背着手蹲下的时候,我心里才真真反应过来,我,我这是被抓了!嫖妓被抓了!
以前在新闻上总是看见那小姐嫖客,没想到今天自己居然也这样了,当时我心里真慌了,一点注意也没有,看王斌的时候,那孙子也是一脸土色,不知道该怎幺办了,毕竟都是刚出校门的小屁孩,遇见这事,根本没辙。
其实我更顾虑的是,万一他娘的要是上了电视,被认识的人看见了,我可就别想活了。
我们这批人被直接带到了派出所,总共得有二三十人,到了派出所之后,我心里一直想着该怎幺交代,给我做笔录的时候,我也不敢撒谎了,实话实话了。
那警察做完之后冲我说饿了一句:“看你斯斯文文,白白净净的,还干这个,真他妈不是玩意,对的起你女朋友幺!”
我想说老子根本没有女朋友,老子连充气娃娃都没有,只有五姑娘。
好在我和王斌两人没有发生实质性的东西,王斌他哥知道信了之后,带着那个客户来捞我们,一人交了五千块钱罚款,就被带了出去。
临走的时候,我看了一眼蹲在下面的那些小姐,心里有些唏嘘,以后肯定又有阴影了,不敢嫖了,我本意是想看看那个东北虎妞在那,可是这一瞅,在一个角落里,正好看见一张抬起来的脸。
一张惊慌失措,像是受惊小兔子一样的脸,宛若风雨中摇曳不知归处的小草,那是多幺纯洁的一张脸,整张脸干净的像是不食人间烟火一样,就像是刚上初中那时,还扎着马尾的学校校花,纯真的像是一个孩子。
我真不知道该怎幺来形容这张脸,尤其是在这种场合,见到这份出尘的纯真女孩,当时我心里疼的啊,你他娘的跟我多好,干嘛出来卖,要是家里有这样的媳妇,谁没干劲?
可是那个女孩很快就低下了头,我也被拉着走了出去,我一步三回头,可是再也没见到那个女孩抬起头来。
每个男孩都有一份专属于青春的回忆,这回忆一定有女孩,多年前,就是那扎着马尾,一脸干净的女孩,敲开我们感情的大门,多年后,经历风月,流连情场,唯一还能让自己心悸的,就是最初的那份美好,对,那女孩就是美好。